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 全本都市小说 -> 活色生香

第五章 新人旧爱两依依(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酒楼服务生的领班注意他们这边好久了,现在一看,一个女孩还没走,他哥哥嫂子又进来了,有点不高兴了。

    领班走过来直接对易青说道:喂,我说,您那手机是丢我们这儿了吗?您自己个儿好好想想,省得您和您妹妹一趟又一趟的回来,我们这儿做生意呢。

    易青听得一头雾水,奇道:手机?我手机没丢啊!什么我妹妹,我们回来取围巾的,围巾落这儿了

    那个衣衫单薄的女孩左右顾盼,到处都是一桌桌的食客,唯一的通路给两个服务员领班,还有易青他们两个给堵住了。她一张脸惨白惨白的不知如何是好。

    能在酒楼做领班的,都是精明的社会面儿上的人,那眼光看人多毒啊。这领班一看这女孩单薄寒酸的打扮,跟一身皮草+名牌牛仔裤的易青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兄妹;再一看女孩手里拿着一打子打包的饭盒,登时明白了几分。

    领班指了指那个女孩,问道:先生,这是您妹妹吗?

    易青这才留意一看,见到又是下午见过的那位美女,心里一乐,心想我们还真有缘分啊!

    易青这么一分神,没答应领班的话。领班一看易青的神态,更加明白过来了,杏眼一瞪,指着那女孩就骂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人要不要个脸了?为了几个剩菜跑进来冒充人家妹妹,还指使咱们服务员干这干那的,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啊!

    女孩听她骂得刻薄,脸色一变再变,像一个饱受风霜的倔强小孩一样梗着脖子,脸涨得通红。

    易青一低眉看见了女孩手里的餐盒,里面那盒鱼香肉丝还在滴汁儿呢,立刻有点明白了,马上冲领班瞪眼道:说谁呢你?我妹妹怎么着你了,踩你尾巴啦?说谁不要脸呢你!

    旁边小云刚要说点什么,易青在身后她包上用力一拉,急忙抢过话茬,指着女孩儿道:才看见你!我说呢,你怎么回事,慢手慢脚的,叫你来打包个菜磨蹭半天。赶紧着,站着干嘛呀,走,回家了。

    说着,一推小云,大声道:你过去看看,那围巾哦,不是那那东西还在不在了。

    那领班一看,尴尬的冲易青点了点头,道:还真您妹妹啊,真没看出来,我说呢

    小云被弄得莫名其妙,奇怪的看了易青两眼,走到桌子前,看见自己的围巾已经从椅背上滑到地上了,连忙捡起来拍了两下。

    易青大大咧咧的走过去,神态亲昵的搭着那女孩的肩膀,英雄救美就罢了,这点便宜可不能不占。

    女孩的肩型纤瘦而挺拔,匀称的柔若无骨,易青一上手就忍不住心魂一荡。

    女孩像个木头一样被推着出了酒楼。一推门一阵冷风,易青明显觉得她在怀里一抖。

    易青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听见小云重重的两声咳嗽,他才想起来赶紧把手从女孩肩上放下来。

    女孩低着头,看也不敢看易青和小云,用蚊子般的声音说了声:谢谢说完立刻加快脚步就走。

    易青刚要拔腿追,突然觉得不妥,本来人家就够尴尬的,追上去说什么呢?

    身后小云负气的跺脚道:看看看!走远了!看进眼里拔不出来!

    易青转过来看了她一眼,女人老吃醋有时候也烦,大声道:大小姐,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小云道:什么同情心啊,同情你啊?

    易青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你这智商啊看不出来那女孩子连饭都吃不上吗?

    小云一楞,想了想,惊道:那她她打包的是我们的剩菜?

    苍天啊!易青仰天长啸,叹息道:恭喜你,这么深奥的一个问题终于被你想通了,真了不起!

    易——青——小云一个左勾拳打得易青满街跑。

    救命,情杀啊

    第二天没有考试也没有看榜。易青陪着小云去买了回家乡的火车票。

    两人都有些黯然神伤。易青强打精神,陪她去故宫和颐和园各玩了半天,拍了点照片,当然也在景点吃了贵死人的盒饭。

    晚上,他们走的有点累了,就在外面买了一大袋小云爱吃的肯德基汉堡鸡翅可乐什么的,回到招待所。

    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静静的依偎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易青从来没有跟小云说过一句喜欢她,爱她之类的话,他觉得这似乎不是爱情。

    而这点,小云心里也知道。她有时候也问自己,是爱上了易青吗?

    这个问题在这个社会里似乎变得日益多余起来。

    每个人都有个寂寞的需要抚o的身体——这是哪个作家说的话?忘了。其实男人和女人也可以象他们这样简单的彼此需要,平等相处,然后,各自有各自的归宿。

    这种感情和缘分,未必不如琼瑶式的爱情优美。

    两人一直呆到很晚,小云还是不肯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易青想了一下,上次买得那盒套子好象才用了两三个

    他们关掉了灯,在黑暗中疯狂的抱住对方的身体。

    他抚o亲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小云的反应,激烈而狂放,大胆的令易青措手不及。

    她穿着蕾丝内衣的身体在易青的身上忘情的蠕动着,发出腻人魂魄的呻吟

    一切告一段落之后,她躺在他的胸前不住的喘息,黑暗中两人都可以清楚的听见对方的心跳。

    地下室是没有时间观念的黑暗,整整一个晚上,他们不停的说话喝水吃东西zuo爱;然后再小睡一会儿,再zuo爱

    疯狂的透支着最后在一起的这点时间。

    直到第二天早晨,易青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他揉揉被小云压的发麻的腿,推她起来。

    两人一看手表,都早上九点多了。

    火车是中午的。

    易青温柔的帮小云穿上内衣内裤,两人静静的拥抱了一会儿,穿好衣服出门了。

    易青带小云吃了一顿很地道的北京早饭,叫了豆汁焦圈枣糕炒肝。又去超市给她买了一大堆零食水果还有泡面八宝粥。

    回南方小云的家乡,卧铺要坐两天两夜。

    易青跟小云彼此留了家里的联系方式,交代了半天回去怎么联系什么的。

    易青道:回去就找当地艺术学校的老师学表演,还有朗诵舞蹈声乐都要学,我们家小云这么漂亮,明年一定能考上。

    就是,考两年三年才考上电影学院的人多了去了。夏宇当初是夏威夷电影节影帝,他考电影学院还考了两年呢!

    易青不禁微笑。夏宇当年主演江文执导的影片《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夏威夷电影节拿了个最佳男主,带着影帝头衔去考电影学院,居然还被电影学院公事公办的给无视了,这个掌故还是易青刚认识小云的时候告诉她的。

    易青把小云送上火车,临上车的时候,小云红着脸,低声道:易青,我今年没白来北京,能遇见你是我长这么大最开心的一件事,我会想你的!

    易青目送她进了车厢,隔着玻璃看着她找到了自己的铺位。

    火车开了,易青一直跟到火车消失在视野之中才停下来,怅然向车站外走去。

    易青低着头走过候车室,那里有几排长长的躺椅。

    易青经过一溜儿躺椅的时候,突然觉得椅子上躺着一个人,似乎有点眼熟,他转过头去一看,大吃一惊!

    怎么会是她?

加入书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