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 全本都市小说 -> 活色生香

第十九章 智慧型愤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何风还是一动不动,只是慢慢的把眼睛闭上了。

    易青怒火腾得就上来了,他上前一把揪着何风的衣服,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

    何风耷拉着脑袋,半站不站的软着,就是不睁眼看他。

    易青抬手一巴掌,把他扇得一个踉跄退到墙上,脊背在墙上撞了一下,浑身就象没长骨头一样,慢慢的靠着墙壁软了下去,坐在了墙边,还是歪着头闭着眼,好象易青不是打在他身上一样。

    罗纲赶忙劝道:算了,易青,他这身体,再打就要了他的命了!

    易青怒不可遏,冲着何风吼道:你他妈的看看你自己象个什么东西?一滩泥!你做这个死样子给谁看?你干吗不去死?死给那个女人看啊,殉情去啊!让那个女人花你的钱给你买个花圈啊!

    何风听见易青骂得这么恶毒,猛得一下把眼睛睁开了,似乎激动了一下,眼睛里的光芒随即黯淡了下去。他本来还对那个女人多少抱有一点希望,幻想她只是赌气出走,很快就会回来。

    易青这一骂,好象他长久以来的幻想都破灭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暴怒的象狮子一样的家伙。

    怎么?不想死啊?易青喘着粗气道:你不想死,你老爸就快要死啦!你老爸在医院,随时都会咽气,肺癌晚期,肺!癌!晚!期!

    何风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情不自禁的坐直了身体。

    易青伸手对罗纲道:琴给我。

    罗纲犹豫了一下,易青吼道:琴给我!

    罗纲把琴盒递过去,易青拿过琴盒,放在床上打开,把里面那把经典名琴拿了出来。

    何风眼睛一亮,随即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易青握着琴把,把琴伸到他的面前,瞪着他道: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这你爸爸拿命换来的琴!你的老父亲,这几天一直拖着他肺癌晚期的身子,跑到曾魁元的琴行去,跪在人家店里去给人磕头,他去拼命的给人磕头!我草!你他妈的连只鸟都不如,鸟还知道反哺,你让你爹临死都不安乐!

    他卖了老家的地,连去火葬场的的钱都没有给自己留,拿全副身家天天去人家店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人家卖这把琴给他,就为了你这个畜生!你还在这里装模作样,扮深沉!你觉得你那点儿情感伤痛很伟大是不是?为了那么一个破女人,卖到菲律宾做妓女都不配,为了钱不要脸的贱货!为了这么个烂货你连自己最亲的父亲都不要了,你连做人都不配,还在这里装b装酷!易青越说越气,老人那苍白绝望的表情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歇斯底里的冲何风吼着,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自暴自弃的不孝子。

    罗纲在旁边低声道:何风,你去医院看看你父亲吧,他没有多少时间了!这把琴是曾魁元大师亲手做的,你父亲天天去曾氏琴行求这把琴他说你一直盼望能有一把曾大师亲手做的琴,希望你能够重新站起来,那样那样他死也瞑目了

    何风呆滞的目光突然沁出了一点晶莹的亮光,他茫然的抬起头,看着易青手里的琴——月白色的琴身在光线昏暗的屋子里闪烁着洁净高贵的光泽,恍如父亲的心。

    易青冷笑着对罗纲道:你跟他说这么多干吗?他有心吗?他是个人吗?为了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吸毒,戒完毒还不好好做人,拿自己父亲撒气

    说着,易青举起了那琴,冷声对何风说道:我看这把琴你也用不着了,一滩泥一样站都站不起来,你还配拉这么好的琴。我替你砸了它,省得碍眼,大家心里清净!

    罗纲吓了一跳,眼见的易青半点也不含糊,抡起琴把就往何风头上的墙壁磕了过去。

    罗纲赶紧冲上去一把抱住易青使劲抢那把琴,急道:易青你疯了吗?不能砸啊!

    易青暴跳如雷,高声吼道:放手!我砸了它,砸了省心!砸了干净!操!

    还没等罗纲够到那把琴,跌坐在地上的何风突然一声尖叫,从地上一跃而起,扑上来紧紧的抱住了那把琴!

    易青手一松,何风一把夺过琴,紧紧的抱在怀里,后退了几步靠在墙上。

    他瞪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易青,好象一个惊恐的母亲在保护自己的小婴儿。他的身体不受控制无法遏止的剧烈颤抖着,干渴发涩的喉咙里仿佛想说点什么出来,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发出一阵受伤野兽般沉闷嘶哑的低嚎

    啊!啊啊呜何风蓬乱的头发微微颤抖着,嘴里发出痛苦的几个音节,仿佛太久没有说话使他丧失了语言的能力。他的身体痛苦的佝偻着,抱着的琴紧紧的按在胸口。一边绝望的呜咽着,一边慢慢的蹲了下去。

    罗纲松开了抱着易青的手,两人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

    终于,何风发出了一声仿佛被人推下深渊一般的号叫,哭了出来——

    爸!爸!爸爸爸爸爸啊爸何风的身体因为剧烈的悲伤而激动的抽搐着,他不停的叫着爸爸,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干涩的面颊上滑落。

    他抚o着怀里的琴,哭到浑身无力的跪了下去,额头顶在地上不住的摇晃着:爸爸,对不起对不起啊,爸爸!

    他声嘶力竭的哭着,仿佛要把长久以来心中的积郁,要把对生活的控诉和对父亲的忏悔愧疚通通的发泄出来。

    罗纲忍不住吸了一下鼻子,看着易青。

    易青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刚才激烈的怒吼让他有点疲惫的感觉。他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张还不算太脏的废纸,写下老人所在医院的名字科室床号,然后写了一个自己的手机号码和自己的姓名。

    写完,易青把纸条折了一下,转身扔在空着的琴盒里,然后蹲下把琴盒放在何风面前,低声道:去不去看你父亲,什么时候去,你自己决定!

    说着,易青推了罗纲一把,两人扭头走了出去。

    罗纲闷闷的走下楼,走到车子旁边,他忍不住回头道:不行,他情绪那么不稳定,要是做出什么傻事

    易青不耐烦的推着他转身,道:安啦!心理学告诉我们,人在受到严重打击无法接受事实时会出现大脑区间性的封闭,以避免脑神经受到伤害;形成自闭的病患会伤害自己以及自己周围最亲近的人。治疗这种病的方法就是用舒缓或者刺激的方法,迫使病人将情绪发泄出来楼上那个疯子病已经好啦!咱们要是再不回去,估计孙茹和依依她们才要疯了!赶紧开车走人。

    哦罗纲开了车门,易青也坐了进去。

    罗纲刚要发动车子,突然嘎一声熄了火。他才反应过来,扭头看着易青道:咦不对啊!你小子刚才故意装得吧?

    哪里有这种事?易青一本正经的严肃的道:象我这种正直的男人,有着高贵的品格和正义感,如果不是我至情至性的感召,怎么可能骂醒他呢?你这样说就是侮辱我的人格哦!

    罗纲迟疑了一下,发动了车子。他一抬头,看见镜子里易青嘴角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的微笑。罗纲抬手给了易青一拳,笑道:你丫这么说就是侮辱我的智慧,靠!

    咋的?那是我专业学的好,看看我的表演,那节奏感,那爆发力,那层次,那台词,那家伙是岗岗滴啊!奥斯卡颁个影帝给偶,偶都不希得去易青懒洋洋的倚着车窗,眉飞色舞的说道。

    罗纲笑得直摇头。他突然发现,易青不是个他原来想象中的人。他一直以为易青只是个冲动莽撞的热血青年,现在看来,这个人的心里却令有一片天地。

    其实,人这个东西谁有说得清呢?要说易青纯粹是冲动吧,他不可能把事情处理的这么圆满;要说他是装出来的气愤吧,他又确实就是那种脾气的人。

    只能说,他的激愤是真的,但是,他的聪明也是真的

    红色的宝马车一路轻快的向正午太阳最亮最灿烂的地方驶去

加入书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