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 全本都市小说 -> 活色生香

第四十一章 抽你丫个老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乔帆接过袋子,打开往里一看,吓了一跳,道:真钱?妈呀,我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易青道:这钱丢不了,不用真钱怎么能打得了老狐狸呢!今天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外面这么多人打掩护,你就放心去干吧!

    乔帆兴奋的道:我现在觉得自己好象在拍戏一样易老师,您瞧好吧!

    易青笑道:以后叫我易青吧,真谢谢你,兄弟!亏得你这么仗义。

    乔帆咧嘴一笑,把身后的挎包拉到前面来,把拉练拉开,伸到易青面前,让他往里张了一眼。

    易青会心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乔帆一手抱着大钱袋,一手按在挎包上,闪出院子,穿过忙乱纷扰的剧组人群,低着头踏上仿清楼的小走廊。忙乱的现场没有人注意到他,连依依和小云这样认识他的熟人也没发现他正向徐晓君的办公室走去。

    徐晓君的办公室距离赵保刚剧组的两台摄象机不过二十米。

    徐晓君站在办公室的百叶窗后,看着不远处正在上妆的依依和小云,恨得牙直痒痒。

    办公室的家具都添了新的,好在杨娴儿无意中帮了她一个大忙。宫大胡子进了派出所后,没几天就把砸得东西都赔出来了,还判了劳役一个月。

    这种恶霸平时犯得各种鸡鸣狗盗的事多了去了,一进局子赶紧找个推不掉的罪名先认了,早点脱身。要是查下去。再问出什么事儿来,那就不是一两个月地事了,好在这次只是砸东西没有抢到钱,走得只是简易程序,要不然,光一个入室抢劫也就够他受的。

    徐晓君在北影混了这么多年,还没象今年这样这么不顺心过。她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女人。照她的想法,依依这时候知道自己考电影学院没指望了,应该来求她,然后她好重提那十万块献金地事;又或者叫依依再去跟某个富家公子交往,她好从中收点介绍费——总之凡是易这种学生,在她眼里就是肥羊,依依居然半点便宜不给她占,那还了得?

    其实往常徐晓君介绍学生给有钱人,并不是非要学生跟她们上床。她只负责提供普通人不容易在社会上找到的美女。至于这些有钱人怎么泡,女学生怎么应付,那是她们的事,象宫大胡子这样偏爱虐待用强的粗人只是少数,要不是她骨子里恨依依不听话,也不会把依依交给宫大胡子这号人。

    只是她没想到。依依竟然这么刚烈,而她跟易青,孙茹这帮年轻人的关系居然这么好。徐晓君生性狭隘,又见多了虚荣的女孩和风流薄情的男生。以往有些女生,跟了那些有钱公子以后,回过头来感谢她徐妈都来不及;男生们占了依依这种女孩的便宜,能不负责任她早跑了,更别说为她两肋插刀了;至于孙茹这种富家小姐,嫉妒依依还来不及呢,还能真拿依依当朋友?

    真没想到。这几个人她没有一个料对了的,到现在她还在琢磨,这些人之间一定有某种利益关系,世上怎么可能有什么都不贪,单纯为了感情死心踏地的去帮一个朋友这种事。太不合理了!

    现在,这帮孩子不知怎么弄得,居然连赵保刚都巴结上了本来在她看来极简单手到擒来的一件事,居然弄得这么复杂。

    徐晓君刚刚反应过来,转头时丈夫梁晓刚道:好象是班上那个乔帆。

    梁晓刚眼睛一亮,激动的道:班上那些学生你都跟他们说过十万块钱的事了吧?

    徐晓君马上兴奋的道:对啊,说不定是交钱来了。

    往年徐晓君都能收到不少学生点献金。这些学生考上了的,她就把功劳捞到自己身上;考不上的,她就编一堆借口把责任推到学生身上,然后把这个学生介绍到二类三类大学甚至民办的大学去考,总之最后都会凑合弄个学校给学生,然后说读亏了自己,不然这学生都没书年,好歹吞了人家的钱为是——其实都是那些学生自己考上的,与她半点不相干。

    谁知今年不知怎么的,来送钱的学生非常少。所以徐晓君一直怀疑是易青,依依这些人搞得手脚,越发恨得狠了。

    现在电影学院的考试已经开始了,考前班已经解散,乔帆这时候来,不是送钱求她帮忙去电影学院走动,还能是来做什么?

    徐晓君两口子赶紧正儿八经地坐好。等乔帆一敲门——

    进来

    徐妈好,梁爸好

    乔帆叫得这个亲热啊,眼睛都眯起来了。

    徐晓君笑道:这小猴子,怎么跑来了?一试考得怎么样。

    乔帆苦着脸道:我考得不是太好,徐妈,我今天才知道,这电影学院考试竞争太激烈了!东北那些男生,那么高,那么帅怎么跟他们竞争啊!

    徐晓君坐到漫不惊心的道:也不是外形好就能考上的。这个圈子就这么大,表演系以女生为主,男生就招那么几个,有关系的早就内定了,你们这些平民子弟唉!

    乔帆警惕地看了看门外,低声对徐晓君道:徐妈,上次您跟说的那回事现在还来得及吗?

    徐晓君装糊涂:哪回事啊?我可不记的了。

    乔帆嬉皮笑脸的道:我的好徐妈,您帮帮忙吧。这不是才一试吗,来得及吗?

    梁晓刚故意道:你就别为难人家孩子了。咱们拼着老脸为难点儿。让孩子们都有个好前途,哪怕我们自己再贴点儿钱,把这事儿办成了,也是对学生负了责任。

    徐晓君叹了口气道:本来是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不过我看你还是挺有潜质的,是个好孩子。这样吧。你赶紧凑点钱来,我帮你去打点打点,希望还来得及。

    乔帆大喜道:要是能考上电影学院,徐妈您就是我亲妈!钱我今天就带了。

    带来了?徐晓君有点按捺不住喜色,点头道:现金?

    乔帆抱紧了一下怀里牛皮纸袋,赔笑道:徐妈,钱都在这里,十万块,一毛不少您,是不是那什么。给我开个收据什么的?

    徐晓君春花灿烂,差点就一口答应了,随即一想,马上冷下脸道:哎呦,你这孩子心眼不少啊。我替你办事跑腿欠人情。你倒疑心起我来了!难道我能吞了你这钱不成。既然你信不过我,这事也甭提了,省得日后我落埋怨。

    乔帆心想:易青老师可真是神机妙算哪!吃准了这老东西不会落下把柄给别人,好在我们也不在乎有没有收据什么的!

    乔帆装做依依不舍的看了看纸袋,他站了起来,扶了扶挎包,正对着徐晓君,双手把纸袋递了过去。

    徐晓君两忙接纸袋,迫不及待的打开,拿出一叠钱数了起来。梁晓刚看着老婆手上一叠大红的百远钞票,眼睛都放光。

    乔帆缓缓的退到窗边,手按在挎包上,鄙夷的看着这对贪婪的夫妻。他们也不算穷了,更不是连十万块都没见过的主儿。可还是一副见了钱就不要命的德行,令人反胃。

    徐晓君和梁晓刚正在聚精会神的享受战果,没注意到乔帆拿出收集拨了个电话,还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易老师,您进来吧!

    易青哈哈大笑,一蹬的从门外窜了进来。乔帆笑嘻嘻的从挎包里先掏出一对耳机给易青戴上。

    易青听了两句,直抖鸡皮疙瘩,笑道:戏过了,戏过了啊!你小子太恶心了!什么‘要是能考上电影学院,徐妈您就是我亲妈’,哎呦,冷死我了

    易青一边说着,一边顺手从包里拿出一部小dv。

    徐晓君和梁晓刚一看到易青拿出这个机器来,脸都绿了。

    易青以前听孙茹说过,她和依依合伙算计郭承安,拿dv拍他的事,至尽孙茹手里还攥着郭承安的把柄。易青就大受启发,心想办法不怕老套,最重要是有用。

    上次依依和小云从宿舍搬出来那天,他就跟乔帆商量了这个计划,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实施。本来易青是打算专业考完再行动的,但是又出了徐晓君蒙骗齐世龙教授的事,易青就决定提前动手了。

    徐晓君阴沉着脸,慢慢把钱收好,放进纸袋里去,搁在办公室上,放钱的时候向梁晓刚使了个眼色。

    梁晓刚人高马大,是正经的北方粗汉的架势,造型上比易青是魁梧多了。他知道徐晓君的意思是让他把dv抢过来,要不争斗中把这机器给砸了也行。

    可是他才刚一站起来,刚要绕过办公室,易青就一下指定了他,叫道:站着别动!

    易青冷笑道:怎么着?想动粗?你看看外面院子里有多少人,赵保刚的剧组几十口人都在呢,闹将起来,弄得人尽皆知,我看看是谁吃亏!

    梁晓刚刚僵住了。

    易青离门口只有一步之遥,要是他一下子窜了过去,那是说什么也抓不到他。而且,上次痛打宫大胡子的那个有工夫的女生不知道来了没有,要是她也在外面,十个梁晓刚也讨不了好去。

    徐晓君脸上肌肉抽动了两下,勉强笑道:你拿着这卷带子又能怎么样?能说明什么问题?往年我们都是这么做的,我收这钱是为学生谋福利,有什么不对?以前也有很多学生在外面传我们的坏话,那又能怎么样?我们不怕别人知道。

    易青哈哈大笑,道:你以前算计的都是进不了电影学院内部,求告无门的外地考生!那些人受了你地骗,却没有证据,奈何不了你!现在我有了这份明证,你最好求神保佑今年交给你贿赂的学生都能考上电影学院,否则就凭这卷带子,我就告你个高额诈骗!

    徐晓君跳起来吼道:你你这是非法取证!没有法律效应!

    易青冷笑道:就算你手眼通天,能叫法院不认可这证据,最起码,我可以把这带子拿去给张汇军院长看看,你以学校招生考试为名,收受学生的现金贿赂,为私人利益,破坏学校声誉,影响招生考试的公正性凭这个,撤了你电影学院正式教员的职务,叫你这挂着电影学院招牌的民办艺校办不成,应该没问题吧?

    徐晓君气得全身都抖了,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几岁,终日打雁,倒教小雀啄瞎了眼睛。她万万没想到,竟然全栽在易青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其实只是很简单的一个计策,可她却偏偏毁在自己这个贪字上!

    她铁青着脸道:你搞这么多事,无非是周依依那个丫头!我答应你,去跟齐世龙解释清楚,跟王敬松解释清楚,保证她能顺利考试就是你,你把带子给我吧!

    易青冷笑道:放你娘的千秋大屁!我今天放过了你,好让你明年再去害别的学生?让你再去骗别人的钱,再把别人家的女人送去给宫大胡子这种人糟蹋?就算害的依依考不上学,我也不能放弃原则,放任你这种害人精再去作恶行骗!我相信依依也决不会同意我跟你这种人达成妥协,做什么互换交易!

    易青把dv交给乔帆,一边俱厉的说着,一边向徐晓君逼去。他走到办公室桌前,顺手抄起桌上的纸袋,把自己的十万块钱抢在手里。

    徐晓君本能的一尖叫,十指尖尖,嘶喊着上来就抢那纸袋,哑声道:我的钱

    易青奋起平生之力,照着他扑过来的狰狞的脸,一巴掌扇了过去,啪得一声,掴得她一个半旋转倒在沙发上

    还想着钱!抽你丫个老贱人的!

加入书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