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 全本都市小说 -> 活色生香

第四十三章 青云之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司马易青和孙茹拎着大包小包走出超市的时候,时间已经临近黄昏。北京傍晚的天空有点昏暗,彤云密布,朔风阵阵。孙茹仰头看了看天色,对易青道:快回去吧,要下雪了。易青兴奋的道:今年春天的第一场雪啊,这场雪下过,就该春暖了吧。孙茹笑道:南方土豹子。你都来了一年了,怎么看见下雪还是这么新奇。

    两人上了车,向易青租的那房子驶去。车子开到半途,零星的雪花就渐渐飘了下来,车窗外蒙了一层薄薄的雾。车子开进小区的时候,易青隐约看见健身器材那边的翘翘板上,坐着一个孤零零的身影,依稀就是小云咦!好象是小云啊!孙茹倒先说了。易青点头道:好象是她。这丫头,这么冷的雪天,她一个人在外面干什么?

    孙茹道:我先上楼去,你去看看她,叫她也上来吧,怪冷的,别在外面冻坏了,后天还要去学院考试呢。易青应了,先下了车,慢慢的向小云走去。小云低头发着呆,不知在想些什么,连易青到了身后都不知道。易青脱下自已的外套,悄悄的上前披在小云的身上。

    小云瑟缩了一下,转头看见了易青。她无语的看了易青一眼,把衣服脱下来还给他。道我不冷。你上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易青抱着衣服,在她对面的转椅上坐下。静静地看着漫天地雪花,半晌不说话。来北京一年了。电影学院是个热闹的地方,离娱乐圈最近,离象牙塔最远的大学。每天都有思考不完地人和事,各种人际关系。难难象现在这样,享受片刻的静谧,让人心里平静舒适。也不知过了多久,雪渐渐大了。

    易青,小云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我不想考电影学院了。

    什么?易青一下子回不过神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不想考电影学院了!

    易青一楞,反而笑了:傻丫头,别逗了。

    小云认真的道:我不是开玩笑的。我想了很久了。明天,我自己去和赵保刚导演签约,依诊不接这个戏,我是要接的。只要我努力,后面的片约会渐渐多起来,中国有那么多非科班出身的大明星,人家行,我为什么不可以?

    小云。易青正色道:你要知道,没有机会上专业大学和考不上专业大学的人,跟有机会上而不去上地人,完全是两码事。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我当然知道,小云有点激动的道:科班出身的演员都会有保障,而且起点要高的多。但是,我已经等不及了。我已经等不及要成功,要出名,要赚大钱!我不想再等了。再也不想了。

    易青默然,心里十分别扭。他实在很难接受这种急功近利的思想。飞黄腾达,成名成家,对小云来说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小云对易青的沉默恍然未觉,她继续说道:我今年十九岁。如果上大学,四年后二十三岁,女孩子过了二十五就要开始老了,到时候我还能再拍几年?我为什么不把我最好的几看青春,用在拍戏和成名上?

    我不是依依,我不懂追求什么艺术。我只能靠长相和年轻吃饭。依依的事启发了我。每个人都有一条符合自己地成长道路,我和依依是不同的,学院派不适合我。

    易青不做声,呆呆的看着漫天的雪花。他突然很怀念去年认识的那个单纯妖小的女孩。那个初到北京,对什么事都透着好奇,什么事都倚赖着他,整天问个不停的小地方来的江南女孩

    小云叹了口气,淡然道:我知道。你一定很看不起我。也许,孙茹和杨娴儿她们,更加的看不起我。在你们眼里,我是这么地贪慕虚荣,惟利是图。也许你会认为,我是那种为了向上爬不择手段的坏女孩

    易青震了一下,回去神来,勉强笑道:别胡说。小丫头片子,心事怎么这么重,谁又看不起你了?

    从小到大,看不起我的人难道还少了吗?小云忽然怔怔的发了会呆,轻声道:我离开家乡以后,好象还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我小时候的事。易青,我好象也没告诉过你,我是单亲家庭长大地孩子。

    哦?易青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小云凄楚的笑了一下,慢慢的说道:我的家乡,是大名鼎鼎的浙江周庄旁边的一个小乡小镇。一条清澈的河流就从我家门前流过。我们出门只坐船不坐车,我到十六岁坐上出租车,才知道跟船比起来,汽车又稳又快。

    我从小就没过我爸爸,在我刚出生没多久。我爸爸跑小运赚了一笔钱。他只给我妈妈留下很少的一点钱,就跟一个福建来的生意人一起去了美国。福建的长乐每年都有特别多去美国做生意的人,那时我还不记事,爸爸就走了,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妈妈每天就站在河边,等啊等啊,盼着有一天有一条船,把我爸爸就送回来了。她盼着我爸爸能在美国赚到大钱,拿到美国身份,然后回来把我们母女俩接到美国去享福。一连等了两年多,从美国回来探亲的人说,我爸爸已经在美国开了个餐馆,还和当地唐人街的一个女人结了婚,日子过的很好,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可怜的妈妈不相信,她千方百计写了信托人去问。结果我爸爸回信说,按照法律,分居两年也可以算离婚了

    妈妈收到回信以后,就天天躲在房间里发呆。她不上班,家里就没有钱,爸爸留下的那点钱早就用完了。我和妈妈就靠邻居和亲戚们的接济过日子。我那时好象才四五岁,但是那时我就非常机灵非常乖巧,就很懂得讨好他们,跟他们撒娇。因为我知道,他们越喜欢我,我就能要到越多东西,这样,我和妈妈的日子就好过一点。

    终天,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我也六岁了,该上小学了。

    妈妈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于是我的一个姑妈,收了人家的财礼,让妈妈改嫁了一个大她十几岁的男人。就是现在我叫他做爸爸的那个男人。他是当年跟爸爸一起做生意的一个老实平凡的男人,简单而粗暴。

    我有爸爸了,我上学了。可是日子却更不开心了。我常常看到他喝醉了打妈妈。我宁愿他来打我。妈妈整天哭,为了跟他要钱,只妈天天忍着。我整天想,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帮帮妈妈?

    易青怔怔的听着,忽然莫名其妙的想到:是啊,怎么办呢?如果是孙茹,一定会很懂事的让妈妈跟这个男人离婚,努力自立,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如果是依依,一定会倔强的鼓励妈妈,哪怕被打死也不要向这种男人低头;如果是杨娴儿,说不定哪天会在袖筒里藏把匕道,找机会狠狠的给他一刀!小云呢?小云会怎么办呢?

    小云没发现易青的表情变化,她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们母女俩要想过好一点,轻松一点的日子,就非得讨好他不可。我是很没骨气,我只是一个小镇上长大的孤苦女孩,从小没有爸爸,家里没有男人,谁会教我什么叫骨气?我只知道,我不能看着他再打妈妈了。那年我才十岁,个子才刚刚够得上锅台高。我脚下垫着个小凳子,站在炉火前给继父烧饭做菜。大铁锅那么沉,一顿饭下来,我的手腕好象快断了,眼睛都被烟火熏红了。有时候饭烧糊了,菜做咸了,还要挨打。

    我心里恨死了他,可是还要天天跟他撒娇,嗲声嗲气的说话。我天天琢磨怎么把菜做好吃一点,再好吃一点,让他满意,希望他能对我妈妈好一点,和气一点。

    有时候,实在憋的狠了,我就在放学后跑到镇子外大哭一场,回来继续扮我的小鸟依人。

    易青恍然大悟,原来小云的厨艺是这样练出来的,原来她这么乖巧圆滑的个性背后竟然是这样一段不堪回首的童年。相比之下,依依虽然家境贫究,但起码双亲善良,待她也好,相比之下,小云甚至更悲惨多了。

    小云呆了一会儿,脸上突然有了笑容,她微笑着回忆道:我那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跑到镇子外头。那里有一条好长好大的铁轨,我光着脚,在石子路上跳来跳去,有时候把耳朵贴在冰凉的铁轨上,听着远外传来的隆隆的火车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然后尖叫着跳开

    我觉得火车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因为它能把人带到很远的地方去。我期待着,有一天,有一个了不起的高高大大的哥哥,会带着我,坐上火车,带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永远不要再见到我的继父,和所有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妈妈的小镇上的人。

    易青,小云突然转头道:你知道吗!第一天认识你,我知道,你就是那个能带我走向另一个世界的人。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你的名字里有个青字,我的名字里有个云字,我们合起来,就是青云之路啊!

    易青想起去年刚认识小云时的种种,不禁会心的一笑,道:后来,那个趴在铁轨上的小女孩长大了,不但坐上了了火车,而且还去了北京。

    小云黯然低头道:考电影学院,是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赌博,我从小就知道,考上外地的大学,是我唯一能逃离小镇,逃离这种生活的途径。如果靠勤奋能把念好,我愿意天天不睡觉不吃饭,把所有的时间拿来读书。可是不管我怎么学,我就是学不好那些数学和英语。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天天哭。我知道,如果我考不上大学,继父就会很快把我嫁给一个出得起适合礼金,但是象他一样土气,一样粗鲁的小镇男人我天天晚上都在做噩梦,梦见自己成了一个家庭妇女一样的小镇女人,穿着松垮垮的衣服,蹲在小河旁洗孩子的尿布。

    直到有一天,我中学的音乐老师告诉我,在北京,有一所叫电影学院的学校,专门招漂亮的女孩子,将来毕业了做电影明星。我偷偷的笑了好几天,老天爷总算没有赶绝我,又给了我希望,我终于找到了能让我和我妈妈逃离苦海的办法了!

    我求了妈妈好久,我告诉她,只要考上了,将来就可以接她离开这里,去过好日子,就再也不用窝在这里受气了。妈妈终于把所有的私房钱给了我,我兴高采烈的上了梦寐以求的火车,一个人奔向我新地世界

    易青没想到小云考电影学院时。竟是抱了这么大的希望来的。回想起她当初二试就落榜了,真不知道她当时怎么挺过来的。

    小云接着道:二试落榜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快要疯了。关键不在于考不上电影学院,因为考不上电影学院还可以去考其他学校。全国有很多影视类大学可以选择,关键是,我突然发现考这种学校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考试内容很专业的,光是长得漂亮根本没有用。电影学院考不上,再靠其他学校也是一样的。

    我不甘心,我真是不甘心,我一定要反抗这不公平的命运。说什么,我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回去嫁给一个土气十足的男人。我当时只想马上找一个好男人,把自己交给他,这也算是一种无奈的抗争吧!

    那时候,我身边只有你。你跟那些小镇上蠢牛一样的男人比起来,简直是两种生物。你整天懒懒散散的。什么都不在乎,却有一肚子学问,知道那么多新奇古怪的东西。我下定决心要把自己交给你,哪怕只有一个晚上,哪怕只能在以后的岁月里不时的翻出来回忆一下,我也知足了

    其实我知道,一直以来你对我总有一份歉疚,总觉得有点对不起我。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想。要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我把你当作了反抗命运的工具。

    易青不想多谈这个话题,连忙岔开问道:你继父后来怎么又让你到伤害去读艺校了?

    哼。指望他小云冷笑道:我回去以后才知道,我当兵的堂舅舅转业回来了。我妈妈从无依无靠突然有了复员的军官娘家人撑腰,我肌肤马上变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后来我堂舅舅去上海一家艺术学校做保安组长。我听说这个学校是教影视表演的,高兴极了。一定磨着他带我去。我折了一半的学费进了这家学校。开始了长这么大最幸福最见世面的一段日子。

    我看着那些被父母宠爱着的,一个光零花钱就好几千块的同学。经常觉得上天真得是非常的不公平。同样是人,为什么有的人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的人父母是高官富商,她们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上什么样学校就可以上什么样的学校而我,只是想从那个偏僻小镇走出来都那么难。

    我在心里下了决心,既然上天对我不公,我就要自己去争取公平的命运。我要出人头地,我要扬眉吐气。总有一天,我要做人上人,做大明星,我要鲜花,掌声,还要赚很多很多地钱!我要报答所有对我好的人,把我妈妈风风光光的从小镇接出来,买好房子给她住,让从前嘲笑她的那些人再也不敢看不起她!

    雪越下越大了,地上已经结起了白白的一层霜。但是穿得比较单薄的小云丝毫也没有觉得冷的样子,她月说越激动,兴奋了脸都红了。

    易青,你说我这样想,错了吗?小云悠然问道:难道一个女孩子,不偷不抢不犯法,也不伤害别人,只是想凭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和家人过更好一点的生活,这就是爱慕虚荣?

    易青看着满地的雪花,洁白无暇的在眼前蔓延开了,无声的点了点头。人们总是喜欢用自己的价值尺度和生活经验去衡量周围人的一切,可惜世界往往超出我们的想象。

    易青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笑道:很冷了吧?我们上去吧。把赵保刚的剧本给你看看,我帮你写角色笔记,希望这个角色能让你一夜成名。

    真的?小云眼睛一亮,笑道:我倒宁愿你多陪我说会儿话。

    易青笑道:傻丫头,说话以后还没机会吗?呆久了她们回着急的。

    小云幽幽的说道:易青哥哥,我明天签约完后,可能很快就进组了。再见你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以后你想跟我多说几句话,怕也没那么容易了吧?

    易青心里微微一颤,笑着跑到她对面的跷跷板上,跨了上去。小云一声尖叫,被升了起来。

    易青哈哈大笑道:好玩吗?

    小云笑面如花,一脸说不尽的甜蜜。

    楼上。

    依依和孙茹站在窗前,看着楼下易青和小云一起一落玩得正欢。

    依依诧异的道:小云跟易青说了些什么,两人这么高兴?

    孙茹微笑道:我猜,小云决定要单独跟赵保刚的剧组签约了。

    依依释然道:那样就最好了。我还一直害怕自己连累了她呢。

    孙茹伸出手去,去接那漫天飞舞的雪花,轻轻的道:我才知道,越来人和人是多么的不同。但愿未来不论变成怎样,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吧

    第二天一早,小云和孙茹,杨娴儿一起陪着依依去电影学院看了一试榜。

    依依和小云两人毫无悬念的通过了一试。而乔帆却意外的落榜了。

    相比之下,电影学院比其他院校更注重学生的外形俊美高大,想当初78年江文曾经考古电影学院,就是一试落榜,直到两年后,才考上了中戏。

    易青早上没有跟着去,闷在家里埋头给小云写角色笔记。他只小云这次是志在必得,所以也写的格外认真。

    到了中午,依依她们买了中饭回来了。

    依依一路上都在苦劝小云,希望它继续电影学院的考试,小云只是笑笑。它和依依不同,她要得不是艺术和造诣,而是一条成名之路。

    易青见她们回来了,把写好的角色笔记交给小云,一边问起情况。听说乔帆落榜了,赶忙打电话去慰问。

    乔帆倒是满不在乎,大咧咧的笑着,表示马上准备一下,要去考中戏。

    易青打完电话,把孙茹拉到一边,悄悄的问道:东西送进去了吗?

    孙茹笑道:放心吧,我拜托的那位研究生师兄,我是亲眼看着他把光盘放进齐世龙老师的办公室的。

    易青高兴的道:那依依明天考试大概没问题了吧?

    孙茹笑道:事情搞清楚了,我也可以回家拉!

    电影学院。

    齐世龙老师在他的学生王敬松副院长的办公室,和王敬松,崔新清以及另两位负责招生考试的老师一起,把所有通过一试的学生报名表拿出来一一过目。

    果然,考生的名单里确实有一个象徐晓君描述的那样,叫周依依的女生。看照片非常的齐整清秀,而且崔新清老师对她赞不绝口。

    齐世龙老师不屑的摇了摇头,前天崔新清老师并没有在一试考场,怎么可能对这个学生这么了解,分明是这个不知自爱的学生用了什么类似贿赂的手段走通了崔新清老师的后门。所以崔新清才会这么夸奖她。

    崔新清和她的丈夫霍玄老师两人是电影学院连接两任表演学院二级院长,系主任,齐世龙也不好当面不给她面子,没有点破。

    会后,齐世龙悄悄的把王敬松拉到一边,把徐晓君的话跟王敬松说了,然后严肃的道:最近我们学院受了很多娱乐圈里不良风气的影响,整个校风学风越来越差了!我希望你们下面在挑选学生的时候,先择品,再择才!象周依依这样不安分的学生,就是你们二试送上来了,三试我也把你们刷下去。

    王敬松虽然齐世龙在做人处事上一向有些不靠谱,但是他对自己这位恩师从来是奉若神明,他的话就是圣旨,哪敢不听?

加入书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