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 全本都市小说 -> 活色生香

第四十九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孙老爷子坐在沙发发了一会儿呆。

    过了一会儿,宝叔和孔儒从楼上走了下来。

    宝叔跟孙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出去接孙茹。

    孙老爷子看了孔儒一会儿,刚想说话,忽然若有所思的叫住宝叔,道:你先别忙走,你也过来听一下。

    宝叔见孙老爷子神色有些凝重,有点明所以,只得依言过来坐下,孔儒看了看宝叔身边的位置,不知怎么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坐,背着手站在茶几前。

    孙老爷子看了看孔儒,弯腰从茶几下拿上来一个镀金烟罐,打开,里面是五十根装的熊猫。孙老爷子抽出一根,点燃了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老人靠在沙发上,半晌无语。

    孔儒和宝叔都知道,因为医生的交代,孙老爷子已经戒烟一年多了,今天却看见他破例又抽上了,不知有什么要紧烦心的事。

    小孔,你毕业后来我家里有几年了?孙老爷子问道。

    四年了,老师。孔儒毕恭毕敬的答道。

    孙老爷子点了点头,思索着道:你好象是二十八,不,还是二十九了吧

    过了年就二十九了,老师。孔儒不知老头到底要问什么,心里忐忑的直打鼓。

    恩,这些年委屈你了,年轻人大好的素春。不出去闯荡天下,却陪我这个老头子虚耗了这些日子。孙老爷子淡淡地道。

    孔儒笑道:能在孙老师身边学东西,是我的福气。每天能聆听教益,是我最高兴的事。

    孙老爷子微微一笑。道:你每天都在帮我管家,替我安排应酬,会见客人,这些年来专业方面的东西我自己都一点没碰,有什么东西可教你地?你愿意留在我身边,恐怕还是希望借机多跟圈子里的顶尖人物处好关系吧?

    孔儒没想到孙老爷子说的这么直接,脸色微微一变,尴尬的汗都出来了。

    其实也对,孙老爷子抽了口烟,道:年轻人有野心是好事。你第一天来我就知道你不是个池中之物。在近十年电影学院的毕业生中。你是未必是专业最突出的一个,但是却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一个;也是专业学的最全的一个。象你这样地科班硕士毕业生。无论将来到圈子里做哪个行当,不管编剧制片还是导演,都会很合适。但是你却选择到我家里做个管家,一做就是这么多年。很多人也许理解你,但是你自己应该很清楚,你的选择是正确地,这些年你利用帮我安排出行应酬的机会私下交好了多少上层人士。其实我心里都很清楚,只不过没有说破而已。将来你从这里出去,凭你的关系网,轻轻松松就能签约一个中型以上的公司独立执寻或者独立制片,比起你当年那些同学苦哈哈的在剧组里从场记和导演助理开始熬起,你这条路选得快捷的多了。

    孔儒勉强笑道:我我也是不想将来出去之后给老师您丢脸。

    呵呵,孙老爷子笑道:这些年我也在电影学院选了几个我认为的可造之材,想培养他们独挡一面。可是刚开始地时候,我就很奇怪。难道是我老了,看人的眼光不行了?那些被我选中的孩子,刚开始天才横溢。问一答十,可是没多久,一个个就会很自然的爆出一些明显的缺点,是愚昧颟顸,就是品德败坏,而且质问他们的时候往往百口莫辩。我直到想了很久以后才想明白,原来是你在中间起了作用,玩了各种戏法,才将我这个老糊涂玩弄于股掌之上。

    孔儒牙关紧闭,冷汗涔涔而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孙老爷子接着道:这些其实我也没想跟你计较。那些孩子斗心眼斗不过你,即使我主动保护他们,将来走上社会入了行,也要重新经历这些挫折,还不如让他们在你这里交了学费了。

    自其实,如果你的野心仅仅是限于给自己谋求人脉,或者只是简单的心胸狭隘,嫉妒心重,我是不会追究的,人谁无过嘛!比起这个圈子里地一些人,你也算纯洁了。但是,孙老爷子脸色一变,沉声道:你所图的却不仅仅是如此。你盼着我老头子早早死掉,你好以我最亲近的学生地身份接手我的一切,所以你忌惮我身边出现的每一个学生,怕他们分走你的好处,尤其是这次对易素!

    是的,孔儒惶急的解释道:易青是小茹的好朋友,我对小茹那么好,我怎么会

    你不会?你不是想告诉我,我真是老糊涂了吧。孙老爷子道:我甚至能感觉到你这次对易青的极度的恨意。因为你上次主动请缨去向齐世龙解释,可是却故意把事情拖黄这件事办得实在是非常愚蠢,破绽百出。我很疑惑你怎么突然变笨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你这次快要嫉妒成狂了,所以失去理智的判断能力,迫及待的要打击易青。可是易青并没有什么特别能威胁到你的地方啊!我这才终于明白,原来你的图谋竟然是小茹!

    ,是孔儒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勉强解释道:我没有是,我有不是我我对小茹其实是是真心的。

    哼!真不真心的我又岂会让小茹跟一个象你这样心术正的人在一起!孙老爷子冷笑道:我原来一直没往小茹身上去想,因为前几年小茹年纪还小。这次我发现你急不可耐的要对付易青,是男女情事使你妒火中烧,你也不会处理的这么笨拙,因为傻瓜都看得出来小茹对易素有着特殊的好感。而你,也只有娶到小茹这孙家第三代唯一的女孙将来才能名正言顺的继承我的全部遗产!

    唉孙老爷子长叹一声,深吸了口烟,叹道:人说老小老小,人老了总会有些天真,总不免存了理想化的念头,不愿把人都往坏处想。其实我真不愿意你是这样一个人,所以这么点简单的道理,我竟费了这么多脑筋才想明白。

    孔儒激动的身子微微发抖,脸上青红定,憋了许久,终于忍住吼道:不错!您说的一点也不错!那又怎么样?我错了吗?我有什么错?我是真心喜欢小茹的,有什么不可以?而且我也要告诉您,只有我——我孔儒,才是你最合适的接班人!你的关系网,你的财产,只有到我手上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我我会成为新一代的中国影业大亨,我会把你的事业继续下去,把这个权力继续牢牢的控制在我们这一脉的手里。是我,只能是我!而不是易青或者哪个毛头小子!

    我就是不希望这种权力继续下去!孙老爷子厉声道:中国电影有我孙老头,是莫大的悲剧!以前电影事业的无序迫使大家需要一个权威来发言和协调,是时代和市场的需要把我推到了这个位置,一做就是几十年!但是如今中国电影的市场逐步稳定了,需要推动和腾飞了,我的存在却一直在束缚着中国电影。过多的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或者一个小集团的手里,就象旧社会的行会一样狭隘迂腐,限制了电影行业的自由竞争,限制了市场的发展。这个道理,二十年前我就想的很明白了!只不过,我一直退不下来而已!就是因为我手里有这些影响力和权力,所以围绕着我周围一圈又一圈的形成了一道寄生网,连徐晓君这样的角色都知道在我身上可以谋求到利益,权力和资源都围绕着这个小网不公平的分配着,无数优秀的人才没有出头之日;多少私欲膨帐的人打着我的旗号订立各种潜规则这些全是我造的孽!

    自你以为,我会为了自己的后代,为了我孙家一门的兴衰,把这个天大的错误继续下去吗?把我的身后一切交给你这种人,让这股势力在为你个人服务,去阻碍中国电影的未来?我会下地狱的!老人说着说着,有些激动,他大声道:知道易青那孩子跟你最的区别在哪里吗?你的心里只有你自己,利欲熏心,占有欲旺盛,为了自己的利益你做恶眼睛眨也不眨!而易青这个孩子淡泊名利,胸怀大志,他心里装着国家社会,装着中国的电影!我留下的东西交到你手里,只能为你一个人的利益服务,只有交给易青这种人,才能变成推动整个行业良性循环的力量!

    孔儒听到最后一句,终于明白,这个老人的智慧和他的城府,永远是自己无法企及的。自己苦心经营谋划的,竟只是泡影,他面如死灰,颓然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垂下了头。

    孙老爷子平复了一下心情,道:本来我也不希望有这一天的,不过现在你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小茹,我不可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跟你说这些,就是请你走。我会给你一笔钱,好让你在北京安排一下。另外,今天我跟你说的这些话,除了小吴不会有人知道。出去了,你在外面的形象依然是我赏识的一个才华出众的学生,我不会跟别人说你的坏话,这里结交下的关系,你以后都可以用,以你的聪明加上这几年的积累,出去以后你也一定能开创一片天地了。但是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将来有一天,你要是做出危及易青和小茹的事,就算是我在了,吴宝也会把今天这里的一切公诸于世。

    说罢,孙老爷子对宝叔道:尽吴,你陪孔儒去收拾他的东西。

    孔儒霍然抬头,他这才明白,老爷子刚才让宝叔留下来的原因,他是要让宝叔监督着自己马上走,连孙茹回来道别一声也不让。

    孙老爷子显然是要保护孙茹,然还要跟她解释,她从小信赖的孔大哥竟是一个这样的人。

    嘿嘿哈哈孔儒突然失声狂诞的笑了起来,道:我还能说什么?孙老师,老爷子,我一直以为,您的本事我学了没有八成也有六成五了,今天我才知道,我从来就没飞出您的手掌心我这点道行,真是让您见笑了!哈哈哈

    孙老爷子冷冷地看着孔儒和宝叔一前一后的上了楼。老人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一只手举起来揉了揉眼睛。今天,他似乎特别能感觉到自己的衰老和寂寞。他夹着烟卷向里厚走去。

    等孔儒再下来地时候,手里提着一个大包。

    孙老爷子依旧坐在那个位置上,面前茶几上摆着一张支票。

    孙老爷子指着支票对孔儒道:这是五万块海埔东商业银行的现金支票。你拿去吧。是你这个月的薪水和遣散的费用。孔儒,尽管我了解你的心性,知道跟你说这些没用,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希望你以后能以公心做人。私欲膨帐不止是恶孽,同时也会令一个本来聪明的人变得愚蠢。

    自在对待易青的事情上,你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你知道吗?你以为害的周依依考不上电影学院是打击了易青,是找到了报复的快感;可是你忽略了,周依依是唯一能和小茹争夺易青地人,如果周依依考不上电影学院。被迫离开北京,很可能小茹就会顺理成章的跟易青在一起!孙老爷子冷笑道:你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因为在你心目中,你认为一个男人不可能为了周依依那种贫寒家庭地女孩而放弃小茹这种千金小姐,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把周依依想成小茹的竞箐对手,恐怕在你心中,易青也跟你一样,是图谋我遗产才接近小茹的吧?哼,这就是你这种人的价值观!

    孔儒面若寒铁。森森的看着孙老爷子,看着那张支票,他似乎很想非常有骨气的摔门而出,不接受老爷子这笔钱,不过想了一想,还是忍气吞声的过来拿了支票转身欲走。

    孔儒拿起支票刚一转身,只听喀吧一声钥钥响,然后是里面这道门电子密码锁打开地声音——

    孙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脸红通通的进来了。嚷嚷道:哎呀累死了累死了,没想到才几天就买了这么多东西,收拾起来这么一大堆。宝叔。我自己回来了,厉害吧!

    宝叔看看孙茹,再看看孔儒,尴尬极了,他就知道孙茹现在是归心似箭,在孔儒这里耽搁了这么久恐怕小丫头性急等不了。

    孙老爷子不想让孔儒和孙茹碰面,没想到还是碰上了。老爷子浑若无事的笑道:易青那小子呢,怎么没帮你拿东西回来?

    孙茹道:今天依依体检最后一关,我让她去陪依依了,又是抽血又是照x光的,我担心依依害怕。

    孙老爷子苦笑了一下,心道小女孩还是单纯,这两个丫头感情倒是极好。

    孔儒看着孙茹,又看着他们爷孙当自己不存在一样的在说话,心中气苦,火火中烧,提着自己的行李径自向大门走去。

    走到孙茹面前的时候,孙茹一半身子挡住了门,孔儒顺手一拨,把孙茹推开一边,夺门而去,顺手还带上了外面的铁门,咣得一声响。

    孙茹从来没见过平时谦虚谨慎地孔儒发这么大脾气,错愕的问道:孔大哥怎么啦?他怎么拿着行李?

    孙老爷子冷然道:别问了。让他走吧,你自己快上楼好好休息。

    孙茹愕然看了看宝叔,宝叔也微微对她点了点头,不言声。

    孙茹急道:爷爷你这是怎么了?你最近脾气怎么这么大?怎么又把孔儒大哥赶走了?

    说着,孙茹把东西一放,开了门就追了出去。

    小茹,回来!孙老爷子和宝叔叫都来不及,孙茹已经小兔子一样窜了出去。

    电影学院的表演系地三试之后,会发给上榜的学生一张文考通知书和一张体检通知单。

    所以其实三试只是专业考试的最后一关,却不能代表你已经被录取。假设今年要招三十个学生,那么文考和体检单起码要发出去六十份,因为每年都会有体检过关被淘汰的,通过体检的学生最后再参加地方的文化高考,以成绩排名取前三十名。

    电影学院的体检跟一般地方高考前地学生体检不同。非常的严格而且烦琐,除了常见的全套检查之外。还要抽血检查肝肾功能,内脏的情况;还要照x光,主要是关节和脊椎等骨骼是否将来有病变地隐患。因为这个专业将来是要靠形体吃饭的,如果毕业后没两年就佝偻了或者关节不能举不能抬。那专业再好也不能要。

    一个考生要二是杀过了重重关卡,最后体检过关而被淘汰,那才真是欲哭无泪03年有个考生,差出来阑尾炎动过手术,肚子上一条蜈蚣疤,也就是说拍戏的时候连泳装着露脐装都能穿了,结果被刷下来。这考生怎么也想不通,最后割脉自杀,幸亏抢救及时。没酿成惨案。

    象依依这样的状元生,文化考试是没问题的。就算不考,电影学院也会想办法把这种必保的专业尖子弄进来——当年张子仪就是免文化试从舞蹈学院附中直接进的中戏。

    所以只要体检关过了,对依依来说就是万事大吉。

    不过依依自己也很忐忑,她当然是一向比较健康,但是电影学院的体检那些项目实在太多太麻烦,很多都是普通人中年以前根本不会没事吃饱撑得跑到医院去检查的项目——好好的人谁没事花几百块钱去医院拍个片看自己脊柱长什么样子。她就担心自己之前日子过地那么苦的时候别落下什么毛病,或者突然查出先天有什么不对劲地地方。那可是晴天霹雳——三流小说里不是常有这种突如其来的情节吗?

    总算孙茹特地交代了易青一定要好好陪着她,让依依多少有点安全感。

    易青陪了依依一个上午,抽完血照完片子,又把基础的检查全做完了。现在北京的大医院出片子和血检单子除了特殊项目都只要一个两个小时就ok了,而且电影学院的老师三四个专门带队,大把体检费抱进去,医院也优先给学生们做。

    到了上午十一点左右,依依的单子已经全出来了,一切正常。

    易景高兴不已。笑道:好了好了,现在基本已经可以叫你一声周——师妹了,哈哈!

    依依拿着体检合格的单子。一阵唏嘘感慨,她想到把这张体检单子和文考通知书拿回家里给妈妈看时,妈妈不知会怎样地欣慰和惊喜呢!

    想着想着,依依不免又有些辛酸,眼眶红红的。易青一看这丫头最近这么多愁善感,连忙想找点东西转移她注意力,正好一抬眼看向集合地点,笑道:哇!你看,齐世龙老师和王敬松老师居然亲自来看学生体检了。

    依依闻言抬头看去,果然,齐世龙和王敬松显然是刚从车上下来,他们坐的车还在倒车出去找位置停。大概是两位老师下了班过来看体检的结果,那边带队的老师赶紧迎上去,跟两位汇报学生体检的情况。

    王敬松远远的看见了依依和易景,叫道:周依依,来!

    依依现在看到齐世龙老师和王敬松老师就觉得非常亲切,她拉着易青跑了过去。

    齐世龙笑道:怎么样,大状元,体检没问题吧?

    依依不好意思的道:齐老师您别这么说。体检合格了。我后天就回家复习准备高考,到时候可能就来向您辞行了。

    王敬松笑着指着易素道:不留在北京复习吗?电影学院这么多漂亮女孩,你一走几个月,能放心这小子。

    依依脖子根儿都红了,特别后悔考试的时候一时嘴快把易青是他男朋友地事说了出来。

    齐世龙老师道:今天下午学院有个高考动员大会,你早点来,代表表演系的考生表个决心发个言。

    依依知道这个会,易青和孙茹都提过。其实也是院校间竞争的意思,说是高考动员,其实是给学生提高一下凝聚力,让这些千挑万选出来地学生赶紧回家准备高考,要再留在北京想着再考中戏上戏这些同类院校。不过这个会不是必须参加的,也有很多考生不来。

    依依犹豫了一下,道:我正要向您和王院长请假,下午这个会我还是去了,我下午想去依依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我想去看看徐老师。

    徐老师?哪个徐老师?齐世龙半天反应过来,猛然想到了,惊道:徐晓君!你怎么会想去看她?她做了那么多坏事,还那么对你,你去看她干什么?

    依依很诚恳的说道:我知道她很多事情做的不对,也害了很多人,但是她落到这种下场,也算得到应有的惩罚了。其实她对我也没有什么,虽然她曾经想骗我害我,可也没害着吗?至少她在我最落魄的时候给了我住处,收我学费,还让我有了接触正规表演训练的机会,不管她的动机如何,她总是对我有恩,所以我想

    齐世龙和王敬松两位老师面面相觑,心里感动不已。

    这是多善良多好的一个女孩啊,受了那么多的苦,经历了那么多坎坷,对生活却还充满着感恩之心,对那些曾经苦害过她的人还满怀宽恕,受人点滴之恩也铭记心头,这样厚道的孩子,在这个时代本该已经绝种了啊!

    你去吧!齐世龙慨然道:让易青陪着去,那种地方太复杂,你们千万要小心。

    依依高兴的点点头,几个人又说了几句话,齐世龙和王敬松就去看其他学生了。

    易青把她拉到一边埋怨道:你也没原则了吧!那种恶人,你还同情她?她收留你那可是要一心想占孙茹的便宜,结果什么都没捞着,才算计你的!你这种个性,将来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钞票。易素一向相信以直报怨,对徐晓君这种人,他是一点怜悯的感觉都没有。

    依依拉着他,甜甜的笑道:我是个笨丫头啊!我不知道那么多道理,我只知道有你在,我不会被卖的,呵呵!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啊?

    易素看着她纯净明媚的笑容,哪里还硬得起心肠说她,笑着刮了她一下鼻子道:没办法!谁让我找了一个全世界最善良的姑娘呢?走吧

    去哪儿啊?是下午再去吗?

    那地方那么远,去找孙茹借车你走着去啊?我带你到孙老爷子家蹭饭去,他家吃得可好了

    宝叔一见孙茹追了出去,心说要糟,连忙叫道:小茹你回来。拔腿就要跟出去。

    孙老爷子道:别追了!孩子大了,是成人了,很多事情她也要自己学会处理自己去想明白。

    宝叔止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孙老爷子,慢条斯理,满不在乎的样子,好象一点着急,顿觉不解。要知道孔儒这个人舌灿莲花,能说会道,孙茹又特别信任他,谁知道这小子会对孙茹搬弄些什么,对孙茹会有什么影响?

    宝叔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孙老师,这事我可想不通。

    孙老爷子笑着问道:想通什么?你不是经常告诉我孔儒这孩子靠不住吗?

    宝叔顿时惩红了脸,他以前一直觉得孔儒不厚道,干着急,老变着法子提醒孙老爷子,以为老爷子护短宠着学生,看不出孔儒的品行;谁料他今天才知道这位老人家可真不是白给的,人家比自己看的清楚明白多了,是自己自作聪明而已。

    可是他还是憋不住道:既然您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这么就把这条小狼放出去了?您可不知道他做事的手段有多绝。那年您做六十五大寿,他到家里做管家才一年多,就因为老赵导演拍戏实在太忙,没顾上给您送份寿礼,他小子半夜撤了人家六个群头。散了一百七八十个群众演员,弄得赵导拍不成戏,整个基地没有群众演员敢进老赵的组,几百万地戏就泡汤了。老赵在基地挨个给群头下跪。在电话里哭着喊着求他,他就是冷言冷语,生把人往绝路上逼。一个二十五岁的小伙子,下这种绝户手,说出去去谁信啊!这样的一个人,您还让他继续用您的名号和人脉在外头混,他心眼儿又小,将来能不针对小茹和易青吗?

    孙老爷子微笑道:你说地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不觉得,孔儒身上有一些东西,恰是易素所缺少的吗?

    象宝叔这样鲁直的汉子当然不会理解孙老爷子这种人的心思。孙老爷子也没等他回答。接着道:易青这孩子当然有很多的优点。但是作为一个导演,或者说作为一个做大事的人。他有两点特别致命的缺点,第一,太过宅心仁厚。这孩子表面上很刚强,其实还是太善良,正义感太强,凡事太讲道德太讲原则,这种秉性作为一个普通人当然算是个优点。可是面对这个圈子和这个复杂的社会,却绝对是个弱点。第二点,这孩子太过刚烈冲动,所谓刚则易折,易青是天生的大英雄式的胸襟气度,慷慨侠烈,义字当先,可是你翻开史书看看,古往今来。有几个英雄是有好下场地?有几个英雄能得善终?他的豪迈张扬必然成为他将来被小人算计地致命要害。而孔儒就完全不同,这个人外表谦和,内心狠毒。处事决断,心思百转千回,谋定而后动,现在年轻道行还浅,放出去历练几年,可能连我都制不住他了。

    宝叔讶然道:既然您算得这么清楚,那还

    孙老爷子摇头道:你难道没听说过狼和鹿的故事?一个岛上有鹿和狼两群动物,狼经常追猎鹿,所以鹿群一只只能跑善跃,体健如飞;后来人们为了保护鹿,把狼群灭掉了,结果没多久,鹿群一只只膘肥腿软,体质大大下降,生下来的后代都跑不动了,直到人们又引进了狼种繁殖起来,鹿群才又恢复了活力

    宝叔恍然点了点头,道:您老人家这是给易青和小茹放出去一头恶狼啊!

    孙老爷子失笑道:呵呵,也没这么夸张,别说的跟拍武侠片一样,孔儒还能找人去刺杀他们吗?最多将来给他们创业制造点麻烦而已,如果易青连这点状况都应付不了哼,那这小子还有什么资格娶走我孙家的宝贝?而且孔儒这孩子毕竟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他的悟性,他地专业能力,要是好好拍几部戏,对中国电影的发展也是个大大的好事啊。

    宝叔听的有点脑子转不过弯来,好象自我安慰似的笑笑,道:好在易青虽然毛躁,可是咱们小茹精明细致,有她在身边提醒易素,易青也能少上点儿当,没事的没事的,我怎么变得这么婆妈了。

    孙老爷子微微一笑,宝叔一生未娶,对孙茹就象自己女儿一样,这样厚道憨直的人真是难得。想到这里,老爷子突然微微一蹙眉,叹道:小茹?她还差得远哪!小茹这孩子的聪明全在表面上,古语云‘聪明尽显于外,非保家之主也’,小茹能胜任一个好地监制或者副导演,可是将来真正能鼎定易素或者某个大导演的江山的,恐怕还是那位新科状元周小姐吧!

    在开往阜成门地公共汽车上,依依扶着栏杆,躲在易青的身下,想着心事。

    易青笑道:现在大局已定了,你还在想什么呢,看天心事重重的。

    依依摇头道:不是呀!这两天我特别想我妈妈,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可是我又想,要是等我回家了,我又该想我又该想你了吧!

    易青悄悄凑过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公车上那么多人,吓了依依一跳。

    易青道:好吧,等我们安定下来了,照规矩我们大三就可以用学院科班生的名义出去拍戏了,到时候赚笔钱,租个大点儿的房子,把咱妈接到北京来住。这里医院洗肾的环境也好,也方便。

    依依红着脸啐道:瞧你那猴子德行。谁跟你咱妈咱妈地。

    易青笑道:可是这第一步,周小姐,您这地下情人该转到地上了吧?

    什么?依依茫然问道:什么地下地的?

    易青低声道:你明年入学前,咱们的关系也该公开了吧?该让朋友们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老偷偷摸摸的多别扭。你明年地宿舍费也可以省了,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

    依依看着他不怀好意的样子,被他看的骨头都发软了,用细的听不见的声音道:你做主就是了,反正你跟他们说,我可说不出口

    易青刚想打趣两句,忽然一个刹车,售票员大声道:下车赶紧往外走了啊阜成门了啊!阜成门isarrived

    阜成门到了。

    易青和依依下了车,穿过商业大厦,走进孙老爷子家所在的小区。

    就象突然从喧嚣的都市进入一个桃源胜地。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

    依依很少来这种高价富裕的社区,忽然见到城市中心有这样一个装潢高雅。环境幽逸的漂亮别墅群,大感惊讶——她一直以为这种欧式风格的小建筑群式社区在北京是不可能有地,其实北京这几年盖了很多这种有钱人住的经典花圆式地住宅群。

    依依看到小区里面有设备齐全的篮球场和网球场,还有美容健身中心,赞叹不已。

    易青笑道:傻丫头,甭羡慕这个。将来咱们成了大导演大明星,我自己出钱给你盖一个社区。就咱们俩住。楼下造一个大游泳池,一眼看不到头;再建个高尔夫球场,准备十辆草坪车;最重要是在小区了开两趟中巴公车,头尾分十站地,免费接送来拜访我们的圈内朋友和国际友人,省得他们迷了路,进的来出不去

    依依格格娇笑道:你这是开野生动物圆呢还是建社区呢?说着,她神往的道:其实我一点也不羡慕什么大别墅,只要有个宽松一点的环境。几十平米的三居室房子,能和自己喜欢地人还有妈妈住的舒服一点,不拥挤就好了。

    易青点头道:是是。最重要是小区门口得站个英国管家,天气再热,四十度也得让他穿一天鹅绒翻毛领的燕尾服,一见咱们回来就鞠躬

    依依笑着学李诚如老师在电影里的语气道:操一口地道的伦敦腔,一开口就是‘canihelpyou,sir?’倍儿有面子了什么呀?易青笑道:你那是冯晓刚,忒俗。咱们这个英国管家穿一燕尾服,蓝眼睛高鼻子,戴着个英式卷毛假发,见面就是个半屈膝,打一内廷千请安,嘴上说——奴才给万岁爷皇后娘娘请安,皇上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依依笑得合不拢嘴,刚想说什么,忽然隐约听到孙茹的声音:等等我追不上你

    依依顽皮的一笑,拉着易青道:好象是小茹,喂,躲起来躲起来,吓她一跳!

    易青难得见依依这么好心情,不禁也童心大起,拉着依依躲到喷水池的假山后面,隔着石缝向外看去

    孔儒一怒之下夺门而出,拿着行李一阵疾走,下了楼更是跑了起来。他一向心高气傲,自视甚高,没想到自己苦心伪装这么多年,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孙老爷子拆穿了个彻彻底底,原来自己竟只是自作聪明,其实一直在老爷子的掌控之中,实在是大受打击,也不管孙茹在后面追赶,只想早点逃离这个屈辱地所在。

    孙茹一早起来搬东西回家,早点都没有,本来就没什么力气,这时追不上,又不知道家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孔儒怎么会被赶出来,心里一着急,脱口叫道:孔儒大哥,你慢点儿,我追上你了。

    孔儒听了这清脆娇媚的叫声,心里微微一热。多年以前,他刚刚来到孙家的时候,孙茹才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地洋娃娃般地小女孩。每天早上。孙老爷子让他带着小孙茹下楼跑步做操,他腿长身轻,总是不知不觉就跑得快了起来,把孙茹远远抛下。那时。孙茹就经常这样在身后叫他。

    孔儒跑到假山前面,终于停下脚步,转身放下行李,等着孙茹慢慢走过来。

    孙茹叉着腰,喘着气走过来道:你跑什么?什么事这么生气?

    孔儒道:小茹,我要走了。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吧!不过,我一定会回来的,你等我,你一定要等我!

    孙茹觉得他口气十分奇怪,惊讶的问道:等你干什么?就算你不帮我爷爷做事了。我们也还是好朋友啊!

    只是好朋友?孔儒心里一凉,不甘的问道。

    嘻嘻。还是好兄妹!孙茹心无旁骛地道:孔大哥,你要出去拍戏了吗也也是,你总不能在我家做一辈子管家,你那么能干,一定行的!你拍了电影,别忘了给我送两张首映票。,当

    两张?孔儒的小心眼一下子就发作了,他失声怒道:你要和易青那小子一起去看吗?

    易青那小子孙茹说到易青的时候嘴角都挂着笑。高兴的道:呵呵,那小子知道有没钱的电影票一定会高兴的,他

    他到底有什么好!孔儒急怒攻心,眼里喷火的道:小茹,我问你,你到底是喜欢那个易素,还是喜欢我?!

    啊?孙茹终于听出来这个孔儒不对劲了,她红着脸道:孔大哥,你胡说什么!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哥哥看待的!

    哥哥?哈哈哥哥?孔儒冷笑道:小茹。这么多年了,我对你什么心意,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

    孙茹一下子接触到他的目光。象野兽一样充着血,心里一阵别扭,森然道:孔大哥,你比我大了差多十岁,我一直当你是一个大哥哥,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了。今天我就当你心情不好,乱讲话,你下次要再这样,我们就练普通朋友也没地做了。

    孙茹万万没想到孔儒一直对自己竟然存了这个心思,越想越不舒服,也不想再问他为什么气冲冲的离开孙家地事了,转身就想走。

    孔儒见孙茹如此决绝,毫不留恋,痛心的吼道:小茹!你回来!那个易青到底有什么好!一个小屁孩子!废物!绣花枕头,只会夸夸其谈!哼,就凭他还讲什么改革中国电影现状!屁!他只会在你们女孩子身上下工夫,哄小女孩开心,他就会拍你爷爷的马屁!

    孙茹哪听得了别人这样骂易素,气得一跺脚,转身回来指着孔儒道:你我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真没看出来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心胸狭隘的小人!你看看你象什么样子?孔先生,请你自重一点,诋毁别人并能抬高你自己,嫉妒只会使一个男人变得龌龊卑劣!你太教我失望了。

    我狭隘?我龌龊?孔儒急道:至少我对你一心一意!这么多年来,我时时刻刻,处处关心你,照顾你,有没有说过半点越礼的话?有没有正眼看过别的美女?你看看那个易素,就象一个乡巴佬掉进了美人国里,天天围着漂亮女孩转,每次见他身边美女都不止一个,这种人靠不住的,小茹!

    孙茹冷然道:易青是什么样地为人我比你清楚。我对他,也是一心一意!孔大哥,我现在还尊重你,叫你一声大哥,盼你自重,也尊重我喜欢的人,这样我们两个日后还能留下相见的余地。

    什什么?你真的喜欢那个毛头小子?孔儒一天之内,什么自信都没了,突然觉得原来自己这么滑稽,花了几年时间苦苦经营的一切,结果竟是一场虚妄。

    我不信,我不信孔儒喃喃的道:我辛辛苦苦做你们孙家的奴才,把我最好的几年青春全砸在了这里,你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你是我的,你爷爷地遗产也应该是我的都是我的,都是我地!

    孙茹是何等玲珑心窍的女孩,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立时明白了爷爷要赶他出门的原因,登时心里充满了鄙夷和厌恶,她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里那个谦虚和气,谨慎细心的孔儒骨子里会是这样一个人。看来把话跟他说绝了,这种人是绝对不会死心的。

    她斩钉截铁对孔儒道:孔先生,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易素!就算没有他,你也不会有半点机会。易青为人正直慷慨,才华横溢,最重要的是他真诚大度,不象你这样虚伪狭隘——我这辈子就是喜欢定了他,恨不得立刻就嫁给他!至于你,再练一百年,也不上我的易青的一根手指头,再练一千年,也别想稍微动摇一下易青在我心里的位置,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孔儒听了这往死里刺激他的一番话,只觉得眼前一黑,恨意火火一起在胸前疯狂的燃烧起来,他一脸死色,铁素着脸切齿道:易——素!你从我手里抢走的,我早晚要把它全抢回来,抢回来!抢回来

    孙茹看着他,叹了口起,转身向楼上走去。上天要让一个人灭亡,必先使他疯狂。其实易青和他孔儒根本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人,易青根本就没算计过他。但是,嫉妒和狭隘却会使一个在其他方面很有才华的人陷入癫狂。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讽刺。

    易青和依依在假山后,无意中听的清清楚楚。

    依依听见孙茹那番爱意澎湃的告白:我喜欢的人是易青就是喜欢定了他恨不得立刻就嫁给他

    依依握着易青的小手一片冰凉。最好的朋友,一直以来照顾她,为她做了那么多事的孙茹,竟然喜欢上了自己喜欢的男人?

    易青尴尬的道:你可别当真。孙茹就是这么一说,我跟她其实就跟哥们儿一样她她这也就是气气那个姓孔的小心眼儿

    易青,你答应我件事好吗?一定要答应我!依依拉着易素的手,轻声道:咱们两个的关系,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大家了,尤其不要让小茹知道,一定不要让她知道,好吗?

加入书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