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 全本都市小说 -> 活色生香

第二十九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各位,请举杯吧!易青高高的举起了盛满白酒的粗瓷大碗,大声道:我代表《地狱方舟,剧组的全体成员,代表程龙大哥,向长期以来支持我们的拍摄工作的朱拉扎嘎矿站的领寻和全体工友,致以最衷心的感谢和敬意!

    干——杯

    在一片欢呼声中,无数只大碗举了起来,男人女人,纷纷豪爽的仰脖喝了下去。寒冷的内蒙冬天里,一碗热酒下肚,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热辣辣暖融融的在心里荡漾开来,令人忍不住想要仰天大笑三声。

    《地狱方舟,剧组的外景部分历时两个月又十一天,终于赶在农历年来临之前全部完成。在杀青后的第二天晚上,易青私人出钱,在矿山上举行了这个大型的露天酒会,酬谢一直以来配合他们拍摄的矿站领寻工人和当地的群众。

    野地里摆开了一张张八仙桌,特地从附近城市里请来的大师傅在另一头搭起了野灶,浓郁的肉香菜香酒香,香飘盈野。

    大盆大盆的辣子红烧肉,肥瘦不禁的端将上来,飘着火红的辣油;卤鸡腿烤全祟酱牛腿炖祟吊子烤胡饼无数具有地方特色的好菜流水价的送来,然后在山一样结实的矿工朋友们地狼吞虎咽之下风卷残云的一扫而空。

    在易青依依他们这一桌,程龙大哥正拉着女儿小意的手依依话别,一场戏下来。大哥对这个戏里的女儿真是疼爱有加,小意也对程龙大哥崇拜地不得了。

    程家班的男人们在香港都是个顶个的酒桌上的英雄,可到了这里,也是三两下就被灌的败下阵来。大呼厉害。

    酒酣耳热之后,当地蒙古族的工友自然而然的离席而起,忘情的唱起悠远寥阔的蒙古长调,拉起了马头琴;女人们红扑扑的脸,站起来围着圈子载歌载舞;玩一阵,累了再坐下吃一阵,乐夜未央。

    易青在孙老爷子去世后,就极少喝酒,今天破例喝了一碗后就不再饮了。程龙大哥却喝了不少。

    两人吃了点东西,就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离席散酒,在附近的空地上走上几步。

    明天,程龙大哥就要启程回美国。和在那里的家人一起过年,而易青则要先带着剧组回到香港,过完年后再去美国,制作《地狱方舟,地后期特效。

    分别在即,易青不免要和大哥商量一些下一步《地狱方舟在美国宣传的事情,所以两人很有默契的走到一边相对安静的地方去说话。

    这部电影程龙大哥自己既是主演。又是动作指寻,而且这很可能是他亲自上阵身体力行的最后一部动作片,毕竟岁月不饶人啊——所以他一直都是拿自己当作制作主创人员看。而不是拿片酬地那种明星,美国那边有他有李氏国际,前期的宣传就没问题了,易青也可以安心的去做好这部戏地后期。

    两人聊了几句宣传的事情,忽然听到身后的人群中爆发出一片哄笑和欢呼。两人不禁好奇的一起转头看去,只见人群围坐在地上,群星捧月般围着羞涩的小意。

    看来在这样的气氛感染下,连小意都被撺辍着下场表演了。依依拉着她进来,让她跳个舞。她死活不肯,最后答应了唱歌,于是大家一起轰然鼓掌叫好。

    易青和程龙大哥驻足观望了一会儿,只听耳边嘹亮的歌声响起,不由同时惊异的互望了一眼——除了拍戏里的剧情需要地情况以外,从来都没听过小意大声说话,谁知道一开腔唱歌,这个小女生的嗓子竟是这般嘹亮高远,非常漂亮的中高音。

    真是个好孩子。程龙大哥感叹道:你们华星公司的这几个女艺员,太难得了,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调教出来的。

    易青微微一笑,道:大哥你干脆真的认了她做干女儿好了,也是一段佳话;我们下面做宣传的时候也有些猛料炒。

    程龙大哥哈哈大笑,他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忽然转身叹道:我可以退休了。

    易青诧异的道:怎么突然说这个?

    程龙大哥叹道:拍这部戏,让我见识到了你们,所谓的中国第七代第八代电影人的工作能力和才华,还有你们的怎么说呢,各方面吧!我看到你,看到依依小姐,看到小意,看到你们的优秀,突然觉得,我们中国人的电影真的是后继有人了。我知道我们国家会越来越好,足够了,这就足够了。

    说到这里,大哥顿了一顿了,突然笑着道:做个中国人真好!

    易青微笑着看着这个儿时自己就非常敬重的前辈,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双臂。

    两个男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可惜没有记者在场记录下这珍贵而难忘的一幕,不然日后一定会有人说,这是一次伟大的拥抱,是代表华语电影界新老交替和传承的一次拥抱!

    次日,《地狱方舟剧组结束国内的外景拍摄,回到香港。

    刚刚走进华星大厦的易青,等待他的就是宁倩华奉上的一叠成绩单和财务报表。

    单少玉的〈离爱,成为2034年底最受好评的国产电影,以明星阵容豪华剧情感人至深风糜全国。

    华星单少玉出品的爱情文艺片现在已经成为华语电影都市文艺片的第一品牌,拥有庞大而稳定的观众群,一般地都市白领青年学生知识分子阶层,只要看到是单少玉导演的片子。一定会买票去看。

    《离爱国

    国内上映四十天,票房一亿带零;香港上映五周,票房三千二百万,dvd发售情况还在统计,目前已经接近两千万港币。

    剧情为主的都市文艺片。在传统观众群中一向口碑不坏,连当年《星语星愿那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地片子都能获得国内观众的好评,何况制作精美的单少玉作品——美习惯使然,网络和其他传媒的风评对华语商业性大片一般是骂,对剧情片一般是夸,这点易素并不意外,可意外的是,文艺片不卖钱的规律居然渐渐被打破了,原本单少玉的前几部言情片一直惨淡,知只是不赚不赔的局面,华星保持一年一部这个产品只是为了增加类型和赚取口碑的。谁知道这次居然赚了不少钱,可算是意外之喜。

    相比之下,李想的《天下江湖刚刚在全国下片不久。毁誉参半。被国内传媒批评为商业大片和香港传统黑帮片各一半地怪胎;当然喜欢看大片和黑帮戏的一些观众却是追捧有加,把李想称为续吴雨森之后的一代大师。

    〈天下江湖国内上映四十天,票房两亿三千万,在中国国产电影票房排行榜上仅次于《满城尽带黄金甲;香港票房六千八百万,超过了当年易青地《潜龙于渊所保持的香港票房记录;dvd还没开始卖。

    不过投资一亿五千多万。扣去院线分成和必要支出,尽赚一亿还带零的成绩,已经足以使李想笑到牙掉了。

    其他几部中小制作拍得快的也在见缝插针的档期中陆续完成了上映。总体而言,有赚有赔,大体上还能持平。

    正所谓山中无甲子,人间不知年。易青他们这可算是棚中无甲子了——就在他们埋头做电影地这段时间,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果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地十年是华语的衰败期;2000年以后香港大陆合拍片商业大片的风行可以说是华语电影的复苏期,这个复苏期以易青的《潜龙于渊和〈花木兰以及华星的一系列作品为高潮,而2004年以后的华语影市,终于迎了一个繁华灿烂的黄金期。

    象一根衰极必盛的股票红线一样,高产高质大制作大宣传成为这一时期华语电影地标志。

    解脱束缚的香港九大影业,纷纷在这个期间推出自己的拳头产品;大陆的各路诸侯。从第五代到第六代第七代,更是佳作频出。

    国内和港内的院线一下子要承载这么高产量的电影作品,顿时有赚钱赚不过来的感觉,在忍痛拒绝了几个有分量的电影之后,赶紧扩张营业,各个大中小城市的电影院数量在2013到2015年年初这段期间里几乎增加了三分之二。

    即使是这样,华语电影圈里的各家公司和各家导演,依然为争夺档期和院线的问题打得头破血流——今天某制片人说某青年导演作品颓废,明天某第七代导演数落某第五代倚老卖老,打压新人各家八卦媒体更是进入了一个赚大钱的黄金期,原来蹲守苦挖都弄不到的新闻,现在突然自己全涌到面前,撑得他们肠肥脑满,天天忙着爆料。

    真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说起步说了几十年,电影产业终于在中国起步了。过亿的巨大市场的威力一下子显现出来,不要说电影产品本体,就是附加产品们——就比如依附影视业存在的娱乐传媒行业,就不知裹胁进去多少人多少财富。

    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中,孙茹的〈爸爸再爱我一次,如同浮躁的商业社会里流淌过的一缕清泉,悄悄的在这个时代的猝不及防中,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加入书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